你為什么最終沒有留在鄭州?

2019-06-04 19:09 來源:摘走網編輯整理

廣漂河南人報道。在鄭州10年,于今年4月,在30歲到來的時候,離開鄭州來了廣州。

這中間的決定是艱難的。鄭州,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地方!

老家在河南洛陽,在鄭州讀了4年大學,又工作6年,在這個城市換了幾份工作,最終從事了比較喜歡的互聯網行業。

在鄭州,遇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,成了家。入手了人生第一輛坐騎,就在今年準備下血本買房子落戶的檔口,鬼使神差的,突然決定來到廣州打拼。

酸甜苦辣都嘗過,對鄭州的感情一言難盡。在30歲而立之年離開它,確實需要一些勇氣,畢竟,這里有多年的好友,有工作積累下來的一些資源,對這里的四面八方都非常熟悉。最重要的是,離家近,周末開車倆小時,就能回到老家看看父母。

按理說,我們兩個在鄭州的生活比較安逸,兩個人都從事互聯網行業,每個月兩個人都能拿著10k的薪資,雙休,是可以安心下來買房子生孩了了。可是,誰讓有顆躁動的心呢?非要“作”!就在今年4月,帶上全部行囊,自駕4天,跨越1500公里,從鄭州到廣州,站在30歲的門口,一切從新開始!

為什么最終沒有留在鄭州?

最直接的原因,我倆都從事的是互聯網運營工作,鄭州的互聯網行業簡直可以用“匱乏”倆字形容。

人到30,開始思考未來十年的職業規劃,發現眼前所在的舒舒服服的中層崗位可能是一個陷阱,擔心的是一晃三、五年過去,到了35歲,個人技能沒有大的長進,身體開始衰老,家事開始纏身,精力開始減退,于企業來說個人價值縮水,被裁還無法依靠自身優勢找到滿意工作,那時候恐怕就要悔不該當初了。

所以,一咬牙一跺腳,辭了溫水煮青蛙一樣的原工作,來到廣州尋找新方向。

第二個原因,是因為近年來尾大不掉的北方霧霾問題,每到秋冬季節,空氣質量幾乎天天都是重度污染、中度污染。

你為什么最終沒有留在鄭州?

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說,生理需求是一個人最基礎、最低層次的需求。天天呼吸不到干凈空氣,最低層次的需求都得不到滿足,而去追求愛和歸屬感、尊重和自我實現這些高級需求,怎么都覺著有點自欺欺人。

大概在3年前,整個冬季都是霧霾壓城,媒體上天天是關于霧霾的報道,人人惶恐,男女老少人人帶著防霾口罩。那時候,心存僥幸,覺得zf已經在治理了,會很快好起來。

事實證明,這個想法有點天真。確實在治理,這兩年的霧霾較之前也有所減輕,但并不代表它不存在,冬天整個的基調也還是灰蒙蒙的。

但是,好像大家都習慣了。媒體也見慣不怪,人們仿佛不再談霾色變,霧霾成了這個城市稀松平常的存在。但它帶來的危害可一點也沒有減少。

在去年冬天連續一個月的霧霾天里,灰蒙蒙的空氣中,看著地鐵里涌出來奔向CBD的白領們,突然覺得奮斗沒有了任何意義。有什么意義呢?我們、我們的孩子甚至連吸一口新鮮的空氣都是奢望。

也許是那時候就想離開,但是沒有做這個決定,只是一閃而過的念頭,直到今年春天。按說,過了春節后,霧霾就不會再頻繁光顧,但是今年,年后兩個月,好天氣屈指可數。

最終,還是做了離開的決定。

朋友們知道了我的這個決定,有的人表示羨慕,有的人說:你瘋了!

是對是錯已經不重要,重要的是,有時候,就必須遵從自己的內心,別無選擇。

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,我已經在廣州整一個月時間。我們租好了房子,也找好了工作。

對鄭州,這個我揮灑青春、曾經奮斗過的地方,真心祝愿她能越來越好,不光是經濟上的發展、還有環境上的改變!

看到評論里好多在廣東的河南老鄉啊!突發奇想,我們成立個河南人在廣東的群吧,不為別的,互相有個照應,沒準能有機會一起去找燴面吃呢,哈哈哈。),接頭暗號:胡辣湯。

熱門搜索
精彩推薦
体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