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故事:禍從口出之話不投機三條命

2019-06-15 07:03 來源:摘走網編輯整理

想當初周宣王打了一場敗仗,還想再戰,但是大臣們不愿意,于是編了一首童謠忽悠他。這個童謠很不吉利,說是未來周朝會陰盛陽衰,妖女亂國。恰巧宮里就有這么一個不尋常的女孩出生(褒姒),其母懷胎四十年,必是妖女無疑,然而待要找來除掉,卻無意中被放出宮去。

歷史故事:禍從口出之話不投機三條命

宣王那個氣呀,真是這一路什么都不順,打仗不順被揍,臣子不聽被蒙,宮內的事想來容易但是孩子卻不翼而飛,于是宣王給上大夫杜伯派了一項任務,命他“督率司市,查訪妖女”,在這期間由于拿住了一個鄉下的女人,不知情之下犯了忌諱,被當作妖女處決,杜伯因此停止了查訪,卻沒有向宣王報告,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。

可是三年后的某一天,宣王突然想起了這件事,奇怪為什么杜伯當初沒有回報,于是又沖動了。

宣王問杜伯:“妖女消息,如何久不回話?”

杜伯奏曰:“臣體訪此女,并無影響。以為妖婦正罪,童謠已驗,誠恐搜索不休,必然驚動國人,故此中止。”

宣王大怒曰:“既然如此,何不明白奏聞?分明是怠棄朕命,行止自繇,如此不忠之臣,要他何用!”喝教武士:“押出朝門,斬首示眾!”

由此可以看出,周宣王這口氣楞是憋了三年,可見在周朝,君王的自由度還是不夠,很多事并不能隨心所欲,君臣之間的關系相對寬松。從他們之間的對話時不時出現生硬的頂撞來看,說明這種寬松是一種常態。

杜伯沒想到國君開始翻舊帳,情急之下,找了個借口。但是這個借口找得不是時候,宣王正在氣頭上,一個“不忠”的大帽子扣過去,眼看著杜伯要腦袋不保。在這個危急關頭,一個勸架的出現了。

下大夫左儒,是杜伯的好友,舉薦同朝的。

左儒叩頭奏曰:“臣聞堯有九年之水,不失為帝;湯有七年之旱,不害為王。天變尚然不妨,人妖寧可盡信?吾王若殺了杜伯,臣恐國人將妖言傳播,外夷聞之,亦起輕慢之心。望乞恕之。”

宣王曰:“汝為朋友而逆朕命,是重友而輕君也。”

左儒曰:“君是友非,則當逆友而順君;友是君非,則當違君而順友。杜伯無可殺之罪,吾王若殺之,天下必以王為不明。臣若不能諫止,天下必以臣為不忠。吾王若必殺杜伯,臣請與杜伯俱死。”

宣王怒猶未息,曰:“朕殺杜伯,如去藁草,何須多費唇舌?”喝教快斬。

武士將杜伯推出朝門斬了。左儒回到家中,自刎而死。

左儒為了營救好友,前幾句說得還過得去,但到了后邊,就有逼國君就范的味道了,宣王聽了焉能不生氣。所以,宣王直接扔給左儒一個二選一的題目:是從君還是從友?這中間少了鋪墊,有一點小小的跳躍,咄咄逼人。而左儒也是個急性子,果然上套了:君是友非,則當逆友而順君;友是君非,則當違君而順友。這話聽起來鐵骨錚錚,很有道理,因此必然引起無數人的敬仰和贊美——從效果上看,后人的態度的確如此——緊接著,再逼一步,如必殺杜伯,我愿共死!這句話更是不當,屬于火上澆油的一句。宣王這堆干柴果然立刻竄起沖天巨焰:“朕殺杜伯,如去藁草!”這一句,就是宣王的不對了。心里可以這么想,話卻不能這么說,這一句出去,一棒子打倒了在場的所有人,可以想見,下面的人將有多么寒心。

歷史故事:禍從口出之話不投機三條命

話說到這里,杜伯,左儒,周宣王三條命已經半截身子入了土。古人說:口乃心之門戶。病從口入,禍從口出,莫之為甚。一句不當,便可能招來殺身之禍。

鬼谷子說:捭闔之道,以陰陽試之。故與陽言者,依崇高。與陰言者,依卑小。以下求小,以高求大。由此言之,無所不出,無所不入,無所不可。可以說人,可以說家,可以說國,可以說天下。

縱觀君臣三人說話,很不投機,都被一種消極情緒所左右。在這里,杜伯和左儒先走,宣王隨后,再之后,就是周幽王和褒姒的天下啦。

歷史故事:禍從口出之話不投機三條命

由于周幽王太過奇葩,烽火戲諸侯之后,便成了孤家寡人,后又逐太子去申國,這個做舅舅的申侯糊涂,感覺打不過王師,便犯了混,竟然開門揖盜——輕率地請來了犬戎助陣——結果當然是請神容易送神難,幽王在逃難中被犬戎所殺,褒姒被擄,后在犬戎撤退中,褒姒自縊身亡。到這里,這個冷美人的前世今生才告完結。

熱門搜索
精彩推薦
体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