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方為何不承認中國五千年歷史?如何看待這種質疑?

2019-05-18 18:46 來源:摘走網編輯整理

如論西方學者是否承認,我們的古代文明終究還是那么輝煌,并不會因為某些人的質疑變得黯淡失色。東西方對文明的認定,是具有一定差異的,兩者在認識問題的思維與方式不同,勢必會產生分歧。當然,除此之外,個別西方學者的自大也會令其對其他文明產生偏見。

西方為何不承認中國五千年歷史?如何看待這種質疑?

偏見的問題,絕非朝夕間形成的,更難以在短期內得到改觀。對于此類“質疑”,我們需要了解,但卻并不值得去與之逐一辯駁。而對于學術上的爭議,這原本就屬于正常的學術探討和爭鳴,也值得我們去關注。另外,西方學者中,也有認同夏文化者,并非一概否認商代以前的文明史。

何為文明?這又是一個充滿爭議和值得探討的問題。有國人指出:“無論怎么算,我們的文明也倒不了五千年”。想必,他(她)的結論大體是建立在以夏王朝的建立為起點的基礎上的。畢竟,如果這么算,前后相加,自然是“湊”不上五千年的。

不過,這種用簡單的加減法來“計算”文明的方式,終究是太過幼稚了。大體而言,東西方學者在判斷一個文明的產生時,會有多個參考因素,其中主要包括文字的產生、城市的興建和金屬冶煉的出現。以政權相適應的國家機器(軍隊、警察和監獄等),并非文明產生的標準,而是國家出現的標志。

西方為何不承認中國五千年歷史?如何看待這種質疑?

要理解“五千年文明史”及其爭論的問題,應該尤其注意以下兩個問題:

首先可以肯定的是,夏王朝是有考古發現作為支撐的,其中二里頭遺址就是最好的證明。這一點,國內外許多專家也是表示贊同的。不過,我們的考古學更多的是用于證實和補史,受“二重證據”的影響很大,常常會將某些重要遺址同王朝、人物和歷史事件相聯系。在這樣的學科思維下,大家更傾向于將二里頭遺址論證為夏王朝的遺址。

然而,在西方人類學的學科思維中,多半是舊考古而論考古的,很少會去翻閱浩如煙海的典籍,來為某一遺址尋找史學層面上的證據。當然,這只是相對的,也并不意味著西方人類學家不會這么做。這樣的學科思維,實際上也與文明的積淀有關。

西方為何不承認中國五千年歷史?如何看待這種質疑?

其次,夏王朝產生的時間,并不同等于是中華文明史的源頭。夏朝可以作為國家政權出現的標志,但中華文明的起源問題,則要遠遠早于這一時間節點。

前文以然論及,文明產生的標志,大體可以城市的興建、文字的產生和金屬冶煉技術的出現作為參照。相對而言,目前被認可的我國最早的文字,是商代的甲骨文。雖然在年代上相對較晚,可從理論上來講,在這一相對成熟的文字出現之前,理應存在著更為原始的文字。只是,目前尚缺乏足夠的證據。

而從城址和金屬冶煉的考古學證據來看,將二者產生的時間定到公元前三千紀大體上是可信的。尤其是轟動一時的林家銅刀,更是將我國銅器冶煉的時間推到了距今五千年。而近年來轟動一時的石峁城址,便是一個十分有力的證據。

石峁遺址是龍山文化晚期到夏代早期的一處大型城址,被譽為是探尋中華文明起源的重要窗口。目前,石峁遺址的考古工作已取得了豐碩成果,城址年代大體可定為距今四千多年前,故而被人們稱為“華夏第一城”。

西方為何不承認中國五千年歷史?如何看待這種質疑?

所以說,無論怎么看,中華文明前后延續五千年,都是一個毋庸置疑的問題。至于說部分西方學者的質疑,或出于某種目的的反駁,只需理性對待即可。正常的學術證明,我們積極回應,至于其他的,完全沒必要與之白費口舌。文化自信,不是放在口頭上的。

熱門搜索
精彩推薦
体彩网